蛇夫座

轻薄的假象?伸缩自如的爱?虽然很厉害,但是怎么听怎么像套套的广告语!……




《拥抱》




一个景象出现在脑海之中:自己的双手废了——

从肘关节开始截肢,前臂、手掌、手指……这些都没了!

被这个场景吓了一跳,乔鲁诺从梦中醒来~

距那场飞机上的战役,已经过了一年多了。


当时需要的是冷静,对这个情况很麻痹;

现在回想起来,才感到刺骨的痛和迟来的后怕!

——假如特里休的替身没有觉醒?

——假如~也没有其他的谁,帮自己的手康复?

想到这里,乔鲁诺紧紧抱住身边的米斯达。

他用手死死缠着米斯达的细腰,直到枪口抵在头上。


“Bo~ss~要吃一粒枪子儿闹钟么?快起来吧!今天要去机场吧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……是啊~~~”沙发上的Boss不情愿地坐起身来。

接着他带着乌龟,去了机场;

看到了传说中的身影:承太郎。

乔鲁诺识趣地离开了,波鲁那雷夫和承太郎单独相处,聊了很久。


不知道为什么,波鲁那雷夫没有和承太郎走,也许是性格使然……

于是傍晚乔鲁诺来回收乌龟。

承太郎:“波鲁那雷夫就拜托你了!”

“恩,你放心吧,承太郎先生。”

“……”承太郎似乎想再说点什么,却不知如何开口。

乔鲁诺转换了话题,试图捅破这层尴尬:

“承太郎先生~这就回日本了么?”

“呃,SPW财团在这里也有短期项目,大概再呆上几天吧。”


回家之后,乔鲁诺看着毫无睡意的乌龟,自己也一点都不困。

——假如当时我的手没有恢复,大概会像波鲁那雷夫一样吧?

——一样等待、一样无奈地期盼别人、一样在期盼中生活着!

“乔鲁诺,你不睡么?已经0点了,快回床上长身体吧!”

乌龟对少年笑笑,少年也笑了:你真是个温柔的人啊……


一周后,承太郎在机场,没有看到乌龟。

——没有来呢,飞机就快起飞了,难道发生什么事了么?

——不……他和乔鲁诺,大概是不回来了吧!

“承太郎!”

熟悉的声音出现了,被叫的人回过头去,却依然没看到乌龟。


取而代之,是波鲁那雷夫本人站在自己面前!

“我造了一具肉身。”乔鲁诺,“既然能附身乌龟,也一定……”


没等他话说完承太郎伸开双手、大跨步走了上来。

本以为他会迎上从前的挚友:波鲁那雷夫,却想不到抱的是自己!

乔鲁诺:“???”

承太郎:“非常感谢,乔鲁诺。”

“呃、哦……不客气~”乔鲁诺有点不知所措。

不知怎么的,一道透明色的隔阂消失了。


“喂喂,承太郎,你倒是帮我看看啊,这具新的身体像我么?”

“不像。”

“我就说嘛~~~”

“因为波鲁那雷夫竟然不会大大咧咧的笑,简直不像你了啊!”

“啊、诶诶?我还以为你会说:‘没有以前的你那么帅’呢~”

“还原度很高呢,”承太郎对乔鲁诺赞美道,“真的多亏你了!”

“所以说不用客气啦~~”少年竟被弄得有点不好意思……

然后又一次转移了话题:“波鲁那雷夫先生,要保重哦!”


波鲁那雷夫:“哦、谁说我要走?”

少年问:“可你不是连日本的机票都买了么?”

“这里还有一张意大利的回程票呢!”他回答。

乔鲁诺:“!!!”

时间不多了,波鲁那雷夫将乔鲁诺搂在怀里。

“等我回来。”

“恩……!”


飞机驶向天空,清澈的蓝天上划下一道白色的痕迹。

上次见面的时候,醉酒的乌龟还说道:

“我曾想过死去,因为带给我希望的人,已经基本不在世上了。”

现在,眼前的人从龟壳的枷锁中脱出,愉快地漫谈各种琐事。

他的笑容越来越年轻,好像回到了16年前的样子。

现在好像穿越到过去、刚打完DIO的时候——

不同的是,这回他选择上飞机和我回日本……


目送完远去的飞机,乔鲁诺若有所思地凝视双手。

如果当初被分配到伤残的命运,像儿时那般无助地渴求希望~

对于想成为流氓巨星的自己来说,将会被打回更深的低谷吧!

用这双手治疗米斯达、打败迪亚波罗、

让波鲁那雷夫拥有新生、对承太郎的杀父之仇一笔勾销、

还打算做更多、更多的事………………

想到这里,他握紧双手,交叉双臂抱住了自己。

“恩,等你回来哦,波鲁那雷夫先生。”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4 )
 

© 蛇夫座 | Powered by LOFTER